第十章 CHAPTER 10

[劇情篇]

 

飛空艇墜落在繭的首都伊甸,但...這看起來完全不像是明亮、和平、充滿高科技且 秩序感的首都,陰暗不明,遠處近方交錯著水滴的聲音,混雜著金屬的、還有不知名的奇妙碰撞聲,有點像是荒廢的地下鐵的車站,但空氣中瀰漫著某種異樣的感 覺,這種感覺,很像是之前在下界異跡中的那種感覺,非常的奇妙。

「這裡宛如下界的異跡....」凡妮娜說
「和波達姆的一樣嗎?」薩茲問「而且就在首都旁?」
「繭的人們那麼懼怕下界,竟然還把這東西隱藏在自家周圍?」詠芳說
「所以說....是戴斯林刻意讓我們來這裡的囉...」霍普說
「因為這裡是魯西的現實,完成使命該來的地方嗎?」雷霆接著說
「變成魔獸....然後破壞歐凡,毀滅繭嗎?」薩茲突然低沈了下來
「可是.....這不是很奇怪嗎?」凡妮娜問「戴斯林自己就是繭的法魯西,幹嘛要破壞繭呢?」
「這實在超過我們的理解...或許有什麼巨大的陰謀也說不一定..」霍普回答
 

但不管如何,既然是被安排好的來到此地,大家也只能繼續前進,沒有後退的理由。但其中,冰雪顯得很不同。過去那個天天大喊「英雄參上!」的活力熱血漢,彷彿洩了氣的皮球一般,悶悶不樂,意志消沈,對於大家的問答,一句話也不說。

因為戴斯林的話太過衝擊性,深深地傷害了冰雪長久以來所依靠的信念,憑藉的勇氣, 以及對於明天的希望。當戴斯林說賽拉變成水晶的理由是要聚集破壞繭的工具時,冰雪身體彷彿有一種裂開的聲音,他隨身攜帶著賽拉水晶的碎片,正是希望,他代 替著賽拉,守護著繭,然後有朝一日賽拉再度復甦....

雷霆走過去安慰他,要冰雪相信賽拉,你們不是說好要一起守護繭的嗎?只要冰雪相信賽拉,雷霆說她也會相信的。「你不是一直線笨蛋嗎?笨蛋哪會想那麼多?」雷霆吐他。說完大家便一起前進。

 

穿過下水道般的場景,來到了一個巨大空間,宛如一個兵器庫的,堆滿了許多 未曾見過、腐朽不堪的奇妙機械。這時,彷彿是呼應魯西們的到達,毀損的老舊機械突然開始啟動,發出了運轉的紅光,所有人身上的烙印也同時發出了光芒,同時 連結了身體的晶礦,大家突然感到劇烈的疼痛,就好像什麼東西灌入身體裡面似的。

在陣痛結束後,整個異跡的系統啟動了,所以下界的作戰兵器也一起甦醒了,開始對於外來入侵者執行排除任務。同時,雷霆一行人身上的晶礦也完全解放了,原本限制住的發展範圍現在一口氣全部解開了,這一切似乎都是安排好的。

 「這裡是.....方舟」凡妮娜看到啟動後的異跡,突然連想起來「而且是....第五方舟(Fifth Ark)
「方舟?」雷霆問
「這個設施的名稱。」詠芳回答說「傳說在遠古,法魯西們為了擔心外世界來的侵略,也為了與外世界的敵人作戰,所以製造了這各種武器,然後儲備並封印在世界各地的方舟之中」
「所以這裡是...下界的武器庫囉?」雷霆問
「這種傳說在下界也沒什麼人相信,」詠芳繼續說「很多人去尋找方舟,但從來沒找到過,久而久之,大家也都視為是傳說而已,但
沒想到,竟然在繭之中.....」

「下界的軍事基地隱藏在繭的首都之中?」薩茲十分驚訝的問「聖府倒底打算幹什麼?」
「還有一個....」凡妮娜說「方舟可以喚醒魯西沈睡中的能力..」
「所以戴斯林」送我們來這邊,是希望我們的力量變得更強?」雷霆問
「我看是變得更像怪物吧~」薩茲無奈的攤手說
「應該說是為了讓我們獲得戰鬥的力量吧」霍普應聲道

 

就這樣,雷霆一行人與路上無數的戰鬥兵器作戰。聖府似乎打算開戰似的,在首都附近儲存了如此多的先進兵器,但這些兵器卻又屬於下界所有。大家百思不得其解,抱持著某種無疑惑,繼續前進著。穿越第五方舟的遺跡,在前方的平台,站著一個熟悉的身影,彷彿就在那邊等著我們到來似的。

那是施德‧雷因斯。

「放心吧,那傢伙雖然是聖府的軍人,但站在我們這邊」冰雪對沒見過施德的凡妮娜與薩茲解釋,並打算上前打招呼。
「等一下」詠芳伸出手阻止冰雪,對著施德說「你在這邊做什麼」

 

雷因斯沒有回答,一步一步走過來,突然雷霆感受到某種奇妙的力量,和自己十分相似,但卻不同的深沈力量,逐漸湧過來。
「你倒底是...什麼人!」雷霆見對方毫不作答,亦沒有停下腳步的打算,便主動先出擊,向雷因斯揮劍過去。劍光一閃,雷因斯空手奪白刃,手一扭轉,在剎那之間就把劍奪了過來,並將雷霆甩了出去。

「引導你們.....這是使命」雷因斯舉著雷霆的劍,一字一字說著 
「你也是魯西?!」詠芳大驚
「在遇見你們很久之前就已經是了」

 「聖府的法魯西賦予我的使命就是「幫助你們這些下界的魯西」....」雷因斯繼續說「你們知道這代表什麼意思嗎?」
「也就是聖府的法魯西一直注視著你們,偶而伸出援手幫你們一下,從波達姆的放逐列車以來,你們不是一再發生死裡逃生的奇蹟嗎?」雷因斯說的非常果斷「那就是法魯西的眷顧」

「至於為什麼要這樣做嘛.....」雷因斯停頓了一下說「戴斯林...也就是巴魯德安迪斯,要你們去破壞繭」
「所以才設下圈套一路把我們帶到這裡嗎?」詠芳有點生氣,低聲的說
「為何繭的法魯西要做這種事?」薩茲不解的問
「因為要呼喚『神』歸來」雷因斯平靜的說,眾人一臉驚訝。

「人類和法魯西都是由神所創造出來」雷因斯解釋說「在遠古的某的時刻,神突然捨棄了法魯西和人類離開了這個世界。也就是說,法魯西和人類一樣,都是被神捨棄的孤兒,就像兄弟一樣。」

「被神捨棄的人類,很快就忘記神所定下的戒律,開始為了利益自相殘殺,而為了重建這個被人類作孽扭曲的頹廢世界,要再一次請神歸來,再造樂園」雷因斯說「這就是法魯西的真正目的。」

「要請大神自蒼穹歸來,必須要有適當的祭品」
「繭嗎?」雷霆突然理解到
「破壞繭,將忘記神之戒律的數千萬人類性命全部獻上,還有比這個更適合的祭品嗎?」

「別...別開玩笑了!」薩茲絕望的大喊,不過相對的霍普卻異常冷靜的問「為什麼會挑選我們?如果是法魯西,要破壞繭應該是輕而易舉的事情」

「創造繭並維持其存在的就是法魯西,神所給予法魯西的戒律」雷因 斯回答「所以法魯西破壞繭的話,等於也是違背了神之命令」
「所以.....繭的法魯西不能自己破壞繭本身,對嗎?」霍普歸結到「但如果是我們.....」
「只有我們可以破壞繭....因為我們是下界的魯西」凡妮娜接著說
「正是如此。」


 

「你..你竟然騙我們!」聽到這裡的冰雪,恢復了過去的熱血本色,生氣的質問雷因斯「你曾說過讓我們用人類的手重建繭!這又是怎麼一回事!!全都是唬爛的嗎?!」
「誰叫你是笨蛋...這可是你自己承認的」

「夢想的殘片....」雷因斯伸出了手繼續說「在我還是人類的時候,曾經以人類的身份向聖府請求,並在聖府中獲得完成夢想的力量,於是成為了魯西.....雖然獲得了力量,但只不過是被當道具使用的可憐傀儡....」

「該消失的..不是法魯西」雷因斯的手開始發出光芒「而是我!!」
「你一直....一直都被法魯西的命令所囿.....」凡妮娜有點哀傷的說
「所謂的魯西...只不過是被『使命』這條絲線操弄得人偶而已!根本沒想到還能再一次作夢....」
「這是....什麼意思」薩茲疑惑的問
「我來到這裡並不是什麼命令」雷因斯說「而是看到你們....讓我回想起來了,那種拼了死也想要抓住的未來希望」

「既然如此,我也要向使命挑戰!在這邊打倒你們的話,就可以阻止法魯西的計畫,也代表掙脫了我的使命!」雷因斯全身開始發光,散發出耀眼的光芒,變身的光熱能固定法則,當然也不例外!雷因斯全身籠罩著魔法陣,轟的一聲變身成功!「用我殘存的全部力量,消滅你們!!」

說完便向我方攻擊過來。在激戰後,「阿~~~」的悲鳴一聲,雷因斯敗在我方劍下,倒地不起。

「..真是諷刺阿」雷因斯喘氣說著「我所追求的,竟然只是一瞬間的光芒,結果什麼都沒改變....至少,你們來了結我吧,用你們堅信的目標......」

說完雷因斯全身化為一陣光芒,身體變成了水晶。

「水晶....難道他完成了使命嗎?」薩茲問
「不....」冰雪似乎很能理解,充滿感傷的語調說「雷因斯是真心很想拯救繭的..正因為如此...」

這時,雷因斯的水晶化成了無數的碎片,飄散在不見天日,陰暗深沈的遺跡之中。「我想,雷因斯一定是想要傳達給我們知道,作為魯西被使命所束縛的悔恨,以及作為人,最後堅持殘留下來的意志...」凡妮娜想著


------

 

告別了雷因斯,雷霆一行人穿越了異跡,眼前突然一面開坦,那是無數傾倒的高樓大廈,四處崩塌堆疊, 這裡就像是一個被忘卻,遺落城市的遺跡。

「沒有道路前進了...怎麼辦?」霍普問
「充滿下界的兵器和魔物,把這裡當作是魯西的鍛鍊場真是在好不過了」詠芳諷刺的說「繼續前進的話,就會變成破壞繭的怪物;不前進的話,就會變成死骸」

「我決定了!」冰雪雙手拳頭交錯互擊,意氣風發的大喊「就算變成死骸,但在那一刻之前,我也要抬頭挺胸,選擇賽拉的意志貫徹下去!!」
「我絕不認為賽拉的眼淚是離別的淚水」冰雪拿出他隨身攜帶的賽拉水晶碎片說著「所以我一直拼命的找尋賽拉....我真是笨蛋阿,賽拉就在這邊」冰雪指著碎片和自己的胸口說「一直在這邊看著我」

「我現在終於明白了,那時賽拉的眼淚意思是『絕不要輸給命運』!所以引導我的不是使命,更不是法魯西,而是賽拉、雷因斯...而且管他什麼真正的使命!我的願望就是守護繭到最後!!」

「我也是」聽完冰雪慷慨激昂的演說後,凡妮娜首先表態贊成伸出了手疊在冰雪的手上面「我也想要守護」
「歡迎你回來,又變成之前的笨蛋熱血漢!」霍普笑著說,也把手疊了上去。看來薩茲和雷霆也打算走上前來個溫馨感人團結大戲碼時,突然詠芳冒出了聲音
「我可不承認阿!」

「既然你打算要貫徹意志」詠芳舉起了長槍對著冰雪說「那我也要貫徹我的意志,繭這種東西,破壞了才好!憎恨魯西的愚民,死再多也無所謂!但我絕不能讓同伴變成死骸!!你們不想幹的話,就我一個人也要幹到底!!」

「如果變成死骸一切就完了阿!!尤其是我妹妹!!」詠芳痛苦的大喊,這時她手臂上的烙印突然發出劇烈的疼痛,彷彿感受到魯西內心澎湃的呼應,情緒激盪的起伏,召喚獸龍王巴哈姆特從天而降,

「這什麼?來可憐我這個失敗的魯西嗎?」詠芳大喊
「不是來幫助我們的嗎?」冰雪問
「阿~是阿!」詠芳回答說「召喚獸是為了拯救魯西而降臨,但也是為了消滅迷惘的魯西而現身!!」
「原來只要迷惘猶豫時,召喚獸就會出現阿!!」冰雪突然理解的說

龍王巴哈姆特便向詠芳攻擊過來,但全部的同伴都一擁而上要幫助詠芳。
「你們....」
「我可不是要救妳」雷霆依舊冷酷的說「只是不想被法魯西牽著走,打算與命運一決雌雄到最後!」
「所以...芳」雷霆伸出了手邀請詠芳「妳不幫助我們嗎?」
「............」詠芳伸出了手,回應了雷霆,一起挑戰命運的洗禮。


 

在打敗巴哈姆特後,宛如是召喚獸的贈禮,原本什麼都沒有的前方出現了魔法陣形成的道路。
「這就是召喚獸的拯救嗎?」凡妮娜問
「這是我們的意志貫徹出來的結果」冰雪回答「在此之後,只要我們保持如此的意志,一定可以克服所有挑戰」

「走吧!」冰雪大喊著,這時,真的有領袖的味道。「我們雖然是宛如人偶被操弄得魯西,但也擁有心」凡妮娜望著冰雪的背影想著

 在魔法陣道路的終點,有一艘巨大的下界飛空艇。
「這是被封印在方舟內的兵器嗎?」凡妮娜說
「而且看那邊」詠芳指著飛空艇的上方天空「那是通往下界的移動門扉」
「這裡是出口....而且要去下界?」薩茲緊張的說
「而且可能是戴斯林的圈套」雷霆補充說
「直接把我們送到伊甸?」凡妮娜問
「這妳放心!」薩茲舉起了手,「這玩意我來操控,由我的手決定要去哪!」
「你行嗎?這是下界的船喔」詠芳吐嘈他說
「放心交給我吧!」


「前進也是地獄,後退也是地獄,不過前進的話或許能找到什麼解開魯西詛咒的方法」冰雪樂觀的說
「不管如何,至少我們離開了繭,也就表示繭暫時不會被我們毀滅,光這點來說就有值得去的必要」霍普理性的分析說
「你這小鬼什麼時候腦袋那麼靈光了阿!」
「誰跟你一樣是笨蛋阿!」
「不過...」雷霆插話說「這樣可能就見不到家人了喔」
「我和父親有約束過,該往何處去,該做什麼事情,都要自己確認,如果世界充滿虛假的謊言,真實又無人知曉,那我就要自己去發現真實!」

「我們絕不會那麼簡單被騙」霍普繼續說「就像我曾經相信聖府說的『魯西都是可怕的怪物』,但現在我要自己去感受,去決定!」
「或許會有錯誤,但是那是自己下的決定,所以就算錯了也不會後悔!!」霍普說完,發現大家全部都沒有說話,靜靜著看著他
「怎麼了....大家怎麼不說話....」

「你這小鬼....什麼時候嘴巴變得那麼利阿...」
「好!我們走吧,叔叔我也站在你這邊」薩茲走向前拍拍他
「可是我還是會不安...因為聽說下界是地獄...」霍普擔心的說
「是不是地獄,親眼見到再說吧」詠芳彈了一下霍普的頭笑著說
「是!所以我要親眼去確認」

 

 「大家都沒異議吧」冰雪向著天空擲出賽拉的水晶,碎片高高地飛起,彷彿照亮深夜的光明一般,冰雪一手抓住大喊

「那我們就前往地獄吧!」

一行人搭乘飛空艇,前往未知的下界。

資料來源:http://blog.xuite.net/tuyu/MIYU作者:RainReader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alupao 的頭像
salupao

STcode日常

salupa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