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CHAPTER 8

[劇情篇]

諾其拉斯,這裡是「繭」之中最有名的娛樂之都、夢想之城,也是所有小朋友最想來的地方。完善的遊樂設施、嚴密的安全保護與無數充滿想像力的新奇點子,都讓來到這裡的人渡過愉快的假期而流連忘返。 混在觀光客中的凡妮娜和薩茲也順利來到了這個娛樂之都。

 不過兩個人似乎都頗有心事,凡妮娜想的是有關魯西的事情,而薩茲卻是擔心自己的兒子,但不管如何,「既然來到了這裡,還是開心的玩吧」凡妮娜笑著說。

這時牆上的大型螢光幕突然中途轉播了新聞,在新聞中嚴厲譴責魯西襲擊了商業之都巴姆波姆,並對於無辜的市民不分老弱婦孺進行殘忍的無差別攻擊。聖府軍雖然努力追捕,但邪惡的魯西拿無辜的市民當人質,聖府為了人質安全,不得已停火讓魯西逃跑了,現在仍在追緝中。」

看到這新聞,四周的觀光客開始表達自己的意見,「管他什麼人質!和魯西一起消滅就好了阿!讓魯西逃亡,其他大多數的人安全怎麼辦?」
「所有接觸的人都一定要放逐!」
「聖府萬歲!」 聽到大家的看法,凡妮娜心情一沈,一時之間說不出話來。

薩茲心想可以去看召喚獸的劇場表演,這是諾其拉斯最有名的娛樂秀之一,不管是聲光效果或是大場面都是「繭」中數一數二的,想必可以讓凡妮娜心情變好,於是就拍著她的肩膀一起走去秀場。


舞台四周圍繞著觀眾,大家高興的喝采著,期待表演的開始。四周突然爆出了光影燦爛 的煙火,伴隨著各種顏色的雷射光速,整個舞台瞬間大放光明,無數的光碟從舞台中間散射到四周所有的觀眾手中,運氣好的人就可以接到這特製的光碟, 凡妮娜也接到了一張,光碟中冒出了綠色的精靈,對著凡妮娜問好。這是諾其拉斯最有名的看板人物,到處都有在賣他的布娃娃。

 整個秀開始了,在電子光影的水面上出現穿著如水銀一般寶藍色透明的舞者在歌舞著,中間則有樂師彈琴和著,彷彿就是樂園一般的平穩與快樂,突然象徵著邪惡的火紅色舞者出現了,她們驅趕著藍衣舞者,剛剛的快樂和安詳已經被仇恨與混亂取取代,寧靜的樂園也變成了地獄。

地獄中出現了伊芙利特般火焰的邪惡魔神,口中吐著猛烈炙熱的業火,彷彿就要把整個「繭」給吞噬燒進,這時,代表著聖府的正義魯西出現了,光之戰士高喊著繭的名字,挺身對抗著魔神魯西,在空中光影的交錯,激戰著代表了正與邪,光與暗,黑與白。

當然最後是繭的魯西戰勝了下界的魯西,守護了繭的和平。

「拉格納洛克.....」凡妮娜在秀之中,似乎看到了襲擊繭的那個怪物黑影,就好像大家曾經在使命中看過的那個影像....想到自己被大家如此的厭惡,如果沒有我們這些人,是不是「繭」就會一如往來,和平且平靜呢?想到這裡,凡妮娜不禁流下了淚。

------


在秀場結束後, 薩茲提議去諾其拉斯的遊樂園玩。那是聖府所設立的大型遊樂園 ,也是薩茲和兒子約好,要帶他去的地方。連要買什麼禮物都說好了, 「別擔心,一定會見面的」凡妮娜給薩茲加油打氣
「嗯......一定在某個地方....」
「那和我一起去~就好像老爸帶女兒,根本不像是約會嘛~」
「.......再囉唆就不帶妳去了!」
「好啦好啦~」

要前往遊樂園,就必須搭乘小型的潛水艇鸚鵡螺號(全世界最有名的潛水艇名稱,諾其拉斯Nautilus 名稱之由來,出自科幻小說《海底兩萬里》,後來被廣泛使用在許多題材上,FF系列也登場過)前往。

一到了遊樂園,凡妮娜就好像一個天真的少女一樣高興的大喊,東瞧瞧西望望,這邊摸一摸,那邊碰一碰,因為這邊有很多可愛的小綿羊和大量的陸行鳥,連薩茲頭上的小陸行鳥都飛到凡妮娜的肩膀上,
「多吉也很喜歡陸行鳥,所以才會一直叫我帶他來這裡...」
「那代替你兒子,我們一起去瞧瞧吧!」凡妮娜高興的大喊,然後就一個人先跑掉了。在陸行鳥的飼育場中,有溫暖的太陽和綠油油的草地,旁邊還有陸行鳥的叫聲和熟悉的味道,這一切都讓凡妮娜想起了下界,那種懷念的感覺而整個人舒暢開來


薩茲頭上的小陸行鳥可能也是第一次看到那麼多的同伴,所以高興的到處飛,讓薩茲忙著去找牠,擔心一個不小心就找不到了。 「果然,有同伴在一起比較幸福呢..」薩茲看到自己的小陸行鳥和成年的大陸行鳥依偎在一起時,不禁感嘆的說
「和好友在一起,快樂會加倍,悲傷會減半喔」凡妮娜也跑過去抱著陸行鳥,撫摸牠柔軟的羽毛說「一個人覺得不安,做不到的事情,有朋友一起的話就覺得天下無難事呢!」

說著說著,小陸行鳥還是飛回到了薩茲的頭上。

「可是,天下還是爸爸最好呢!人總要有一個家,一個可以回去的地方」凡妮娜說
「謝謝你,凡妮娜」薩茲感動的說「如果遇到了多吉,我一定會把陸行鳥這件事和他說」


「多吉現在還好吧?」凡妮娜問
「多吉現在被軍隊保護著」
「聖府的PSICOM嗎?」
「多吉是繭的魯西,現在正在接受檢查,找出他的使命.....」薩茲沈默了一下,似乎下定決心般說出「我要向聖府投降...」

「當然會被處刑」薩茲繼續說「但聖府也不是不通人情,希望他們能答應我最後的請求,在處刑前讓我見見我兒子.....能和兒子說說話,告訴他陸行鳥的事情,這樣我就心滿意足了.....」

「等..等一下!」凡妮娜吃驚的大喊
「放心,不會連累妳的,妳趕快逃走吧,我一個人去自首就好...對不起,凡妮娜.....這樣逃亡的生活,大叔我已經累了」
「可...可是....」凡妮娜咬著自己的手說「那....那復仇呢?害多吉變成魯西都是下界的錯,艾利德峽谷事件中的犯人魯西....我.....我知道是誰....」
「真的嗎?」薩茲握著凡妮娜的肩膀問
「引起那個事故的人是....」凡妮娜低著頭,非常難以啟齒「就是.....」


這時,突然槍聲大做,四周的陸行鳥受到驚嚇到亂竄逃跑,原來是聖府的PSICOM發現了他們的蹤跡,已經追捕過來了。就這樣,兩個人在遊樂園中不斷的逃跑,躲避聖府的追捕,最後逃進剛整修完畢,重新開幕的魔王城,那是一個類似鬼屋之類的大型遊樂設施。

當門打開時,一件令人難以相信的事情發生了。

大聲喊著「我找到了!」的一個小男孩的身影突然出現,朝著薩茲奔跑過來。那個小男孩的身影就是薩茲的兒子多吉。
「我抓到爸爸了!」多吉喊著
「這......這...你怎麼會在這邊?」完全超出意料之外,薩茲一時之間不知道該說什麼好的驚訝著說著。看到兒子笑容的臉龐的瞬間,剛剛追捕的傷痛,一路走來的不安都煙消雲散了,薩茲跪了下來緊緊擁抱著自己的兒子,想要化這一刻為永恆。

但是,一陣耀眼的光芒從多吉的身上射出,旁邊的凡妮娜知道發生了什麼事,她難過的轉過頭不忍去看這一幕。多吉的身上射出的無數道的光芒,然後身體逐漸透明化,變成了水晶。
「多吉!!!!!!」薩茲大喊著「騙人的吧!騙人的吧!!!」

薩茲摸著變成水晶的自己兒子,彷彿一切都不該發生。

------

 

「抓住下界的魯西,這就是多吉的使命。所以當他碰到你時,他便完成了使命。」這時,高跟鞋的聲音從前方傳來,帶著眼睛的長髮PSICOM軍官娜巴特說著慢走過來。

 「你的兒子作為守護繭的魯西,已經了不起的完成了使命,你應該感到榮耀才是」娜巴特繼續說「你兒子的能力是能夠感受到下界的魯西,我們一路監視著你們兩人,多虧你兒子,我已經獲得有關魯西的重要情報了」

 「為了向你表示謝意...」娜巴特一邊說一邊向薩茲丟了一個東西「這是艾利德工廠當時的監視器資料畫面,引發該事件的是下界的魯西,裡面的影像就給你當作謝禮吧」

在那個影像中,很清楚看到了凡妮娜和詠芳兩個人。他們喊著使命、破壞「繭」之類的話語,一邊在爭論著使命。
「兩位大姊姊,你們在幹嘛?」毫不知情的多吉出現了。艾利德工廠的法魯西負責「繭」的能源生產,牠感受到下界的入侵威脅,為了自保,故將當時在現場的多吉變成了自身的魯西,賦予他發現下界的能力....

「當時那兩個女的襲擊艾利德峽谷,結果剛好導致多吉被選為魯西」娜巴特說「真是諷刺阿,把你兒子變成魯西的仇人,一直就在你身邊呢」
「不要說了!!!」凡妮娜著蓋起耳朵,一邊跑進魔王城遊樂設施去。這時士兵本來要射擊,但被娜巴特阻止了。
「給你一個機會,親手報仇如何?」娜巴特向薩茲說。聽完這話,薩茲也追去。

「我們跟上去好好收集資料,這可是難得的魯西自相殘殺呢?呵~」娜巴特重新戴上她的眼鏡,一邊笑著說

------

非常自責又難怪的凡妮娜一個人走進了魔王城,不知道該說什麼才好,也不知道該如何 面對薩茲。前方紅色的魔王座椅上,突然出現了面目猙獰的薩茲臉孔。他殘酷的批評凡妮娜是個下賤的人渣,不僅說謊,還把周圍的無辜人捲進來 ,根本就是死神,妳活著只會造成大家的不安...趕快去死死吧!

凡妮娜聽到這些話,不禁大受打擊,失落的跪了下來,沮喪到了極點。
「凡妮娜....」這時,魔王座上的影像消失,上氣不接下氣的薩茲跑來了。
「我是黛雅‧凡妮娜,從下界來的魯西」凡妮娜站了起來,似乎認清一切,下定決心坦白的說著「也就是所有居住在繭的敵人」

「來報仇吧!」凡妮娜張開了雙手,等著薩茲開槍
「別開玩笑了!!」薩茲生氣的大喊「死了就能一了百了!死了我就會原諒妳嗎?」
「那你要我怎麼辦?活著也不是,死也不是,我根本不知道該怎麼辦阿!!」

 「阿阿....我也是阿...」兩個人都發洩了情緒,然後瞬間失落了下來, 「已經結束了....」薩茲捶著自己的胸口說
「現在就算對妳開槍也無濟於事阿...就算活著也....」這時,薩茲胸口的烙印感受到魯西的情緒激動,散出了光芒,地面上也出現了巨大的魔法陣,召喚獸出現了。


「隨便你高興處置吧!你這怪物!」已經放棄活著念頭的薩茲望著召喚獸大喊
「不可以死!!」凡妮娜檔在薩茲前面,不讓召喚獸攻擊薩茲
「混蛋!!!到底想要怎樣!!!」薩茲看到凡妮娜保護自己,也生氣的大喊,對於自己的命運,對於這一切突如其來的真相,都無法馬上釋懷....

在結束召喚獸的戰鬥後,薩茲把槍對著凡妮娜,而凡妮娜也張開雙手,閉起眼睛,準備迎接這一刻,屬於自己的罪業,現在就是償還的時刻。可是薩茲沒有開槍,下不了手「就算是小孩的仇....也不會能向小孩下手阿...」

「薩茲的溫柔,我永遠也不會忘記」凡妮娜攤在地上,一邊哭一邊想著

這時,薩茲舉起了槍,對著自己的腦袋「算了....我受夠了.....」

「不要阿!!!」凡妮娜大喊。
「碰!」的一聲,劃破了黑夜的寧靜。

諾其拉斯遊樂園的入口,大量的聖府士兵列隊警備著,穿上囚禁衣的凡妮娜和躺在醫療推箱的薩茲被逮捕,送上飛機。「好好對待他們阿」娜巴特微笑著說「這可是平息繭不安的重要道具呢~」

 

------------------------------------------------------------

[解說篇]

 

1.這篇基本上算是交代劇情,沒什麼特別注意的地方,要練功到第九章再練。

2.在遊樂園找尋小陸行鳥的事件只要依序調查「羊群」、「路邊攤販賣店、「噴水池」、「陸行鳥群」便可。說實話,這個事件完全沒什麼意義。和第四章那個霍普駕駛下界兵器掃蕩的那幕一樣,其實都是FFXIII想把一些無關的東西牽連,但卻處理不好地方。

------------------------------------------------------------

[攻略篇]


本章可獲得道具

ノーチラス・パーク:エントランス
1.フェニックスの尾
2.星のペンダント(找尋陸行鳥事件的報酬)

フロムナード
1.スピカ(武器)
2.堅守のアミュレット
3.キュアスタッフ(武器)

BOSS強敵情報

突撃砲レーヴェ
HP:100800 50 160
掉落:鉱脈堂本舗(商店)、ジャイロセンサー、圧電素子

小心主砲射擊便可


召喚獸ブリュンヒルデ

掉落:秘石ブリュンヒルデ,薩茲ATB+1

對薩茲和凡妮娜隊伍而言,如果武器完全沒有改造的話,這會是艱苦的一戰。這隻召喚獸的駕馭量條有兩個重點:
1.使用連鎖攻擊提高Chain Bonus
2.承認強化我方同伴的奉獻精神。

所以角色切換成ENH補助我方同伴便會累積駕馭量條。由於ATK累積Chain 比較慢,所以兩個人都採取BLA戰策來進行作戰,一方面恢復,一方面用魔法攻擊。

資料來源:http://blog.xuite.net/tuyu/MIYU作者:RainReader

創作者介紹

小籠包的PSP

salupa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